北京鲲鹏工程管理有限公司

企业新闻 What's new

     “不合法”了十几年,电子招标平台终于乘上“互联网+”的东风,开始快速发展。   7月31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决定整合建立统一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,以管理创新促进 
附件: 两种签章模式说明      常规签章模式: 招标人在电子平台中填报的数据、信息、文件、表格及 办理的有关招标工作均需签章确认。把入场登记环节的“郑 重 
家具消费分别为三个层级,实用消费、美感消费与表现消费。实用消费要求满足基本的使用功能;美感消费要求家满足审美需要,消费者有一定的购买力,对家具的价值诉求是“美感”。对价格也较为敏感,购买的计划性强, 

业务介绍

包政:稻盛和夫式超越的真相是“被逼无奈”

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我接触到稻盛和夫的经营哲学,并深深地为他的思想折服。稻盛和夫的思想与道家鼻祖老子“成就他人、成就自己”,战国思想家荀况对“义、利”的理解,还有范仲淹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这些思想都是一致的,也与西方基业长青的思想一致。

他们认为在利益之上要有更高的追求。德鲁克认为企业必须有自身的存在价值,要清楚能为社会做什么、贡献什么,才能产业社会中找到自身存在的价值和理由。

曾经,我在十堰二汽讲课时,一个小伙子懵懵懂懂地问我个问题:“包老师,我为什么活着?”

我说:“从逻辑上说,你要先思考自己为什么出生。”

问:“那我为什么生出来?”

我说:“这显然得回家问你妈去。你跟我讨论生出来是没有意义的,人生需要自我定义,比如说想当很大官、想挣很多钱、想游手好闲。”

最后,他说我懂了,其实他没懂,世上很多人想升官发财当老爷,凭什么?必须回到社会公理上去,这就是成就他人,才能成就自己。

一个人和一个企业是一样的,你的存在价值和理由,是由你为谁做什么贡献以及做多大贡献决定的,如果没有这样的思考,那么企业就很难持续发展。在很多场合跟企业家交流,他们也都赞同这些话。但是有多少企业能做到这点呢?正好应了古人的一句话“知易行难”。

那么稻盛和夫是怎么自我超越的?实际上,稻盛和夫是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实现了自我超越,任正非也是如此。由此我想,在这个过程中,如果不是被逼无奈,人能不能实现自我超越?

答案是肯定的。如果家庭教育不好,又没有遇到艰难的困境去逼迫自己“成就他人、成就自己”,那么实现自我超越是非常困难的。想想稻盛和夫曾经在员工集体辞职时“以生命做赌注”和员工谈话就知道了。

稻盛和夫最新演讲:以利他之心为本的经营

来源:商业评论杂志

也许大家会认为,归根到底,“利他之心”是伦理道德范畴内的语言,与企业经营没有什么关系。

但是我认为,经营者具备“利他之心”,与提升企业效益这两者之间,绝不是相互矛盾的。相反,如果想把企业经营得有声有色,那么经营者就必须提高自己的心性,把“利他之心”、把“为社会为世人尽力”这一条,作为企业经营的基础。

大家或许会觉得这不可思议。但日航重建的实践证明,在纯粹的“利他”的思想中,秘藏着超越我们想象的巨大的力量。

“利他之心”创造了高收益

2009年年末,当时的日航已经陷入了深刻的经营危机。在日本政府的再三邀请下,最后我接受了出任日航会长,但是我下决心参与日航重建,多半是出于侠义之心,就是为社会为世人。因为时间上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投入日航重建,所以我要求不拿工资。

2010年2月,在我出任日航会长的时候,“企业再生支援机构”依据公司破产法制定的事业重建计划已经出笼。我认为,只要切实执行这一重建计划,日航重建可以成功。但当时多数媒体却持否定意见。大家都预测日航必然二次破产。

为什么日航在短时期内成为一个高收益企业?作为当事人,我认为有五点重要的理由。

第一,明确新生日本航空的企业目的。日航的企业目的就是“追求全体员工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的幸福”。这是支撑我的经营哲学的根本思想。

对于我的这个经营理念,有人不赞成。他们批评说“对于接受国家援助重建的企业,这样的理念不合适。”但是,企业存在的价值,首先是为了聚集到企业来的全体员工的幸福。

把这一企业经营的目的告诉员工,员工们就把日航当作了自己的公司。这样,重建日航的坚强意志就能够为全体员工共同拥有,从经营干部到每位员工都为了自己的公司,不惜自我牺牲,全力投入了日航的重建。这是日航重建成功的最大的原动力。

第二,以我的经营哲学即“philosopher”为依据,推进公司内部的意识改革。

我将自己在京瓷和KDDI的经营中长期贯彻的“philosopher”即经营哲学,首先用来对日航干部进行意识改革。

所谓“philosopher”,是从扪心自问“作为人,何谓正确?”的过程中,在将正确的事情以正确的方法贯彻下去的过程中总结出来的、实践性的哲学。它能指引我们不断做出正确的判断。

比如,在经营方面,有“以心为本的经营”、“形成合力”等等。讲述为了实现员工的幸福,应该怎么去经营。

在日常工作方面,有“认真努力、埋头工作”、“追求完美”,等等,讲述为了在工作中获得更大的成果,应该以什么心态投身于工作。

在度过美好的人生方面,有“爱、真诚及和谐之心”、“把利他之心作为判断基准”,等等,提出了通过提高心性来度过幸福人生的指针。

这些哲学思想,经营者要首先亲自带头实践,同时努力让全体员工共同拥有。在重建日航时,我把这些思想哲学带去,针对每一项条目我都会精心地做出说明:“为什么在企业经营中,在每个人的人生中,必须有这样的思维方式。”

经过反复强调,当初那些对我的哲学抱有反感的日航干部们也逐步加深了理解。同时,我觉得在第一线工作的每一位员工抱什么心态,这是最重要的。只有通过他们的优质服务,客人才会产生再次乘坐日航的想法,才能增加乘客,才能提高公司的效益。为此,我亲临各个现场,与员工直接对话,告诉每一位与客人接触的员工,应该抱有什么样的观点,应该如何把工作做得最好。

通过这些活动,员工们的思想意识逐渐发生变化,日航原有的官僚体质逐步得到改善。为了让客人更加满意,现场的员工自发努力。同时在各个工作现场,全体员工都钻研创新,不断改进工作。结果是业绩显著提升。每位员工都在为提高自己的心性,为经营多做贡献而努力,这是推进日航重建的巨大动力。

第三,就是导入了我独创的管理会计系统。

阿米巴经营是我独创的一种独特的管理会计系统,它不仅在京瓷和KDDI中运用,而且已经在日本以及中国的400多家企业中引进。

我认为,如果不建立即时反映各条航线、各个航班收支状态的体系,就无法提高公司整体的效益。为此,我决定依据阿米巴经营模式,来建立分部门、分航线、分航班的、能及时看清收支状况的系统。我们与日航现场的员工一起构筑了这样的系统,分别以各部门的负责人为核心,为了提升效益,不断地钻研创新。

接下来,根据这一管理会计系统计算出各个部门的数据,以这次数据为基础,把公司各总部、各子公司的领导人召集在一起,让他们各自发表本部门的业绩。每月都召开一次这样的“业绩报告会”。在会上,根据分部门、分科目的、记满了上个月实绩和这个月预定的核算表,如果我发现有疑问的数字,哪怕是差旅费、电费等细小的费用项目,我也会彻底追究“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数字”。

通过连续召开这样的会议,用数字来经营企业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。这样,怎么改进经营,怎么增收节支,各个部门长就能带着经营者的意识,用具体的数字进行发表了。提高了核算意识的员工们,正在应用这个体制,不断努力,进一步提高公司的效益。

第四,是我在接受日航会长时提出的“为社会为世人”的三条大义:第一对日本经济的影响;第二为了保住日航员工的工作岗位;第三为了日本国民的方便。

这样,日航的员工们就把这三条大义作为自己工作的动力。他们认识到重建日航不仅是为了自己,而且是“为社会为世人”,因而抱着自信投入工作。就是说,重建日航具备大义名分。这就等于在员工们后背加了一把力,让他们下定决心,无论如何也决不后退。这就为重建日航注入了巨大的动力。

第五,在重建中,我的言行举止打动了员工们的心。

我零薪水就任日航会长,不顾高龄,全身心投入日航的重建,这给了员工们有形无形的影响。虽然并非出于我的主观意图,但是,看到我无私地拼命投入日航重建的姿态,员工们就会想:“与自己的祖父、父亲差不多年龄的稻盛先生,不要任何报酬,为了与自己原本毫无关系的日航的重建,如此不顾老命、奋力拼搏。那么,我们必须要更加拼命努力才行啊!”

通过上面列举的5条,日航员工的意识发生了巨大改变,结果就是全体员工在各自的岗位上,为把自己的公司变得更好而不断努力。我想这就是日航重建成功的最大原因。

唤来“他力之风”

一般认为,决定企业盛衰的是眼睛看得见的、有形的要素,比如资金能力、技术能力以及经营者制定的企业战略等等。但是我认为,这些因素固然重要,然而比这些更重要的是,眼睛看不见的、无形的因素,就是员工的意识,以及作为这种意识的集合体的组织的风气,或者说企业的文化。

看到我们抱着纯粹的“利他之心”,奋不顾身、持续拼命努力的样子,“上天”因可怜我们而向我们伸出了援助之手。我不得不这样去想。我觉得,如果没有这种远远超越我们自身力量的宇宙、自然在背后推动,日航如此奇迹般的回升是不可能的。

这层意思,或许还可以用“自力”和“他力”的概念来表达。“利他之心”能够唤来超越自力的所谓“他力之风”来帮助自己。“为社会为世人”这种纯粹的动机,也就是所谓“利他之心”就是成功的原动力。

确实,“想要赚更多的钱”、“要想过更富裕的生活”,这一类利己的欲望在开展事业的时候,可以起到发动机那种巨大的作用,特别是新兴的风险型企业,要实现利己欲望的热情和愿望往往成为开展事业的起点。而且在这种热情和愿望的驱使下构筑的高超的战略战术,实际上把事业引向了成功,这也是事实。

然而,仅仅依靠利己欲望经营企业的人,他们的成功决不可能长期持续。因为如果一切策略的目的全都集中在满足自己的欲望这一点上,那么竞争对手也会只考虑自己的利益,以牙还牙,采取针锋相对的措施。结果必将发生摩擦和争斗。

从利己的欲望出发,具备举世罕见的才华,这样的企业家经历艰辛,创建了出类拔萃的公司,但过了不久,他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,致使企业衰落,也玷污了自己的晚节。这样的事例,无论东西,不胜枚举。

当然,我所说的“利他”,并不是损己利他。恰恰相反,正因为自己“想要富裕”,就应该体会到对方和周围的人同自己一样,“也想富裕”。人同此心,因此要考虑如何让对方同自己一样,也能高兴欢喜。努力以这种利他之心去经营企业,就一定能够引导企业不断成长发展。这是超越行业、超越国界的“真理”。对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。